秋日似羽○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感谢遇见你。

这里秋秋!

主APH,FGO

APH/博爱党/杂食党/耀相关cp都爱/红色组/金钱组/耀厨/天雷岛国组+菊与梅

恋与制作人/许墨夫人

DBH/汉克厨/警探组/900G

FGO/咕哒子♀厨/伯爵咕哒/闪咕哒/所罗咕哒/梅林咕哒

scp基金会

QQ:1241364405
来扩列鸭!!欢迎找我玩!

头像是约稿!可不要盗图哦!(认真)

【闪咕哒】关于我成为霸道总裁小说女主这件事

※贤王咕哒


※这个总裁不太霸道(×)


※ooc属于我


※OK?→





【0】


藤丸立香是在一阵酸痛中醒来的,她挣扎着爬起来,然后呆住了。


四周已经不是迦勒底my room的模样,而是完完全全不同风格的超华丽的房间。


“哦?醒的这么早吗?”


她猛地一抖。


熟悉的张狂的声音,熟悉的灿烂的金发。


藤丸立香:震撼我妈。



【1】


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旁边躺着全裸的吉尔伽美什,藤丸立香又后知后觉意识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虽说这个哈哈王确实有着不穿衣服的习惯,但是在自己两天两夜的劝说加各种妥协下,这位王还是稍稍表示了同意。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自己也是光溜溜一丝不挂的。


虽说我确实和吉尔伽美什王在一起了,但是这个进展也太快了吧!!!


jk藤丸立香一瞬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的脑袋里只有一句话“十年起步”。


“怎么?昨晚的表情可不是这个样子哦?”吉尔伽美什起身,带着揶揄的笑,“不过这幅呆呆的样子倒是有趣。”


藤丸立香保持着扯被子的动作,直到吉尔伽美什穿好衣服去揉她乱糟糟的橘发,她才有了些反应。


“好了,赶快起床去吃早饭。”吉尔伽美什说着带上门。


不管怎么说,得先穿上衣服……


衣服倒是很正常,和金色庆典那套礼装有点像。


在梦境中被拉扯进特异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大概也是这样的情况,只要解决这里的问题,应该就可以回迦勒底了吧,如果快一点,说不定还可以赶上卫宫准备的下午茶。


藤丸立香在穿过落地窗的阳光下看手背上的三划令咒,稍稍感到了安心。



大概搞懂了目前的情况,果然和自己猜测的差不多。


这位一边用叉子叉蔬菜一边数落自己用刀手法的家伙,毫无疑问地是吉尔伽美什,名字都和性格都没有改,完全是复制黏贴,然后强行改了一个身份。


对的,面前的这个吉尔伽美什是这个世界最大的乌鲁克财团的总裁。


而自己,是相貌能力都平平的大学生,因为和这家伙是校友,而且意外通过了他公司的招聘成为了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然后在各种她国中都不看的小说情节里,莫名其妙被吉尔伽美什看上了,先是被强迫收下各种昂贵的礼物,再是约会,之后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这不就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情节吗。


藤丸立香无视吉尔伽美什的吐槽,切着煎蛋。


“哼,”吉尔伽美什心情大好,“别那么着急吃饭,待会我们一起去公司。”


藤丸立香动作僵硬地往嘴里塞了一块蛋,她开始拼命回想在高中和迦勒底学习的知识。





【2】


真的是普通职员,藤丸立香长舒一口气,她看了看手边一沓子文件,她只需要整理上传到电脑上就可以了。


只是,为什么我这种普通职工的办公室,会和总裁办公室在一起啊!!这个区别对待真的太过分了吧!!


藤丸立香小心翼翼地从电脑旁探头,看见了对面正目不斜视对着键盘敲敲打打的吉尔伽美什。


无论是乌鲁克的王,还是迦勒底的王,就连这个异世界的王,工作的时候都是那么认真帅气呢。


电脑屏幕看久了眼睛发涩,藤丸立香起身准备劝他休息片刻,同时,办公室门被打开了。


进来的是黑发红眼腰细腿长的标准美女,藤丸立香差点叫出声——这不是伊士塔尔吗!!


对面似乎看见了一脸震惊的藤丸立香,伊士塔尔勾起嘴角,刻意凑近了吉尔伽美什,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吉尔伽美什眯起眼睛。


!!!!什么!!!!!!


伊士塔尔是标准恶毒女配吗!!!


好像有点道理啊,毕竟神话里确实是这样的!!


吉尔伽美什似乎是轻轻笑出声,伊士塔尔又白又长的细腿在藤丸立香眼前扫过,出门时,红色的眼睛得意的瞟过她。


不想搞这种情敌设定,所以能不能干脆去追伊士塔……说不定还有艾蕾酱……嘿嘿……


开始产生这种想法的藤丸立香瞬间遭受到了吉尔伽美什的制裁——对方招手示意她过来。


“干嘛啦……”嘴上这么说,身体还是很老实地过去的。


“刚才听见了没?”


“?”


“就是那个傻瓜女人对我说的话,你应该听见了吧!”


“……?”是在指伊士塔吗……?


“哼,这个家伙异想天开也要有点限度,居然在我面前说什么立香一定会离开我投入她的怀抱这种不切实际的话,真不怕她妹妹给她找茬吗!!”


“……?!!!!”


“不过也没有办法,毕竟你可是我最珍贵的宝物。”吉尔伽美什放慢语速。


“哇呜。”这种话,让藤丸立香很受用。


“所以你可不会像那家伙说的一样离开我吧!”


“怎么会呢!我最喜欢王…吉尔了!”


离开是不会离开的,但这不妨碍去吸伊士塔和艾蕾酱。


吉尔伽美什心满意足抱了会儿藤丸立香,才松手让她继续工作。


“长时间工作也是要充电的,现在电满了,才能够继续。”


藤丸立香没好意思去看他温柔的眼睛,捂着脸躲回电脑后面。


这个吉尔伽美什怎么这么撩!!这么直球!!说好的傲娇呢!!!





【3】


工作结束的很快,吉尔伽美什看她一副要去手撕数据的可怕表情,对她说:“晚上我在饭店定了位置,是你前几天微博转发的那家餐厅,把手头上这些结束掉,我们就走吧。”


“!吉尔你是天使吗!!!”


“哼哼,尽情赞美我吧哈哈哈哈哈哈!”


白纸上枯燥乏味的数据似乎也变得灵动了起来,藤丸立香指尖在键盘上准确快速地敲打下,吉尔伽美什也微微翘起嘴角。



这个吉尔伽美什不愧是caster职介的那位贤王,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高。


不是落入俗套的烛光晚餐,也不是过于奢华的晚宴,而是深海夜宴——鱼群在身边穿梭,印下点点斑驳,光影交错留下的圆形光点落在谈笑风生的两人身上。


“真的在做梦一样呢,”就算经历了特异点与异闻带的洗礼,可藤丸立香确实从未体会过如此浪漫美丽的气氛,“吉尔果然是天使吧!”


侍者端上精致美味的佳肴,女孩子的呆毛抖了抖,虽然吉尔伽美什钱多的用不完,但对自己如此挥霍还真的是……不太好吧……


品尝着这辈子都吃不起的昂贵鱼肉,藤丸立香悄悄抬眼去看他。


“怎么?不合口味吗?那我们去另外一家……”


“唔唔不,不是的!”


“哦?你这幅欲言又止的表情怎么回事,”吉尔伽美什说着,“是想要歌颂我的无与伦比又不好意思开口吗哈哈哈哈。”


到这个异世界哈哈王果然还是哈哈王。


藤丸立香叹气,她放下镶着金边的餐具,开口:“我……喂呀——!”


“www立香!!!”轻浮的声音和拍上肩膀的手一起让藤丸立香吓了一跳。


虹色侵占她的视线,她失声:“——梅林——!?”


“对的对的!是梅林大哥哥哦!”


藤丸立香被吓呆了,她没有注意到吉尔伽美什皱起的眉头,只是顺着梅林的动作僵硬地挤出一个微笑。


“诶,立香好好笑嘛!看到我这么不开心吗!”梅林伸手去摸她的脸。


藤丸立香条件反射地缩头,梅林的手就落在了她的发梢。


“……梅林,你来做什么?是没有看到我和立香在约会,还是潘德拉贡给你的工作太少了?”


哇呜,王的表情太可怕了吧,黑气已经出来了哦!!怕不是下一秒就要alter化了!


“阿尔托莉雅的工作我已经完成了呢,而且我也很久没有见到立香了,作为她的挚友兼老师,和自己最亲爱的学生难得一见的叙旧,总裁大人也霸道到连这都不能允许了吗?”


接着就是两人的脸上带笑心里mmp的对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莫名其妙陷入修罗场的藤丸立香连喊“你们不要再打啦”的时间都没有,她端坐在座位上,心里大概在想着,修罗场不如训练场等我回迦勒底你们都给我加班去。



……稍等,梅林是标准轻浮骗身偏心渣男设定吗!!






【4】


修罗场在恩奇都的一通电话里结束,吉尔伽美什不满地拿起手机,往外走接电话的时候还不忘给梅林一个威胁性的瞪眼。


“一路走好~”梅林满脸笑容地挥手。


“……”


“master,我以为你看到大哥哥我会很开心呢!”


“……!!!??!!”藤丸立香瞪大眼睛,“等等等等等你叫我什么?!!!”


“嗯嗯,master哦!是master!”


“!是活的梅老师吗!!!这么说我果然是又掉进梦境裂缝里产生的特异点了吧!或者说这是异闻带?”藤丸立香激动地抓住梅林的手。


看到梅林就像在外地看到家人一样,藤丸立香简直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master听我说哦,这个梦境是属于你的,因此我才能够凭借与你'缘',在你的梦境里找到属于自己的身份,不过找你花了一些时间,”梅林忽然抱怨道,“为什么你梦里的阿尔托莉雅也在压榨我工作啊!梦魔也是要休息的!”


“就是说我在做梦对吧?那只要我醒了,就可以回到现实和迦勒底了?”


“道理上说是这样的,”梅林看着在外面悄咪咪监视着自己的吉尔伽美什,忍住笑意,“但这个世界的吉尔伽美什王可不会那么轻易地放你离开呢。”


“不应该是由我操控自己的梦境吗?”


“这个嘛,master会舍得离开吗?在这个比现实美好成千上万倍的美梦?”


“……”


“好了!我的时间也要结束了,最后说一句,卫宫今天准备的下午茶是红茶布丁和鲜花饼,my lord,可不要迟到哦。”





【5】


能够在梦里睡着也是非常厉害,藤丸立香头发没干就倒在床上困得睁不开眼睛。


吉尔伽美什穿着和她同款的情侣睡衣,扶着她的肩膀让她坐起来。


“至少也得把头发吹干再睡觉!”


“……我快困死过去了…!今天就算了吧……我真的不行了……”藤丸立香胡说八道,靠着他胸口就睡了过去。


“你这个家伙——”吉尔伽美什说着,拿起吹风机,边轻轻拨弄她的头发。


带着水汽的发丝划过他的指尖,橘发在灯光下显得温和温暖,让他忍不住去亲吻她。


“……好好休息吧。”


“迦勒底的御主。”


吉尔伽美什握住藤丸立香克有三道令咒的手,静静地注视着。





【6】


生物钟一旦形成几乎不可能改掉,藤丸立香在六点整睁开眼睛,她看到旁边已经坐起靠着枕头上处理电脑文件的吉尔伽美什。


“怎么不多睡会儿?……是我吵到你的意思吗?”


“不不不,”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赶紧说,“只是睡不着罢了。”


“睡不着也再闭闭眼睛休息,今天是周末,公司的事我交给恩奇都了,”吉尔伽美什的语气非常温柔,尽管他没有和藤丸立香对视,但是温柔已经透过话语传进她的心里,“我订了饭店和电影票,如果你愿意,可以去多购置一些衣服……哼,只是你这几件衣服我看腻了而已!对我感激涕零吧!哈哈哈哈哈哈!”


“你要陪我逛街?!”


“?这很奇怪吗!”


“你这种人不应该是丢下一张卡说和你朋友去这种类型的吗!”藤丸立香回想起国中看的小说情节,“然后这种时候肯定会遇见横刀夺爱男二号。”


“因为实在太忙了要过劳了所以上次才没有陪你,而正是那一次!你这个傻瓜竟然被伊士塔尔姐妹拐走了!”吉尔伽美什回想起许多痛苦的事,他把电脑拍下,“所以这次说什么我都一定会去的!”


“诶诶诶!!!!”


但也不会有多大瓜系的,贤王的审美已经从英雄王的黄金天下第一有所转变了,而且夏日灵衣那么好看,所以挑衣服什么的绝对没有问题吧!!


——吧……


——吧??!!!


虽然款式非常好看显腿长,但是这个貂毛领子羽绒服配棉裤真的是认真的吗!!完全不在一个季节啊!


“……”


她先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然后扭头看向吉尔伽美什,她非常迅速地读出了对方的口型。


【敢说不喜欢你就死定了】


这种小学生的语气!!!


“好看!谢谢吉尔!吉尔审美超棒哦!不过我们先去看看其他家的吧!”


“把她身上的这件还有之前试穿的,一起打包带走。”吉尔伽美什丢出一张有金色花边的银行卡,颇为爽快地说。


不知道为什么,但绝不是她的错觉,吉尔伽美什挑的衣服全是反季节的,现在明明是温和的春夏之交,可他选的不是羽绒服就是棉袄,大衣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在冷气十足的商场里面当然感觉不到热,藤丸立香看着吉尔伽美什手里大大小小的名牌包装袋,隐约担心起自己穿这些出门会不会被热死在街头。


恰饭总体来说非常愉悦,只是自己所有的冷饮都被换成了热饮,藤丸立香嗦着热橙汁的吸管,心想自己生理期压根没有到啊。


“电影在晚上,下午可以回去睡个午觉,我正好处理剩下的一些文件。”


吉尔伽美什放下手上的咖啡杯,看着藤丸立香。


“噢噢,可以,没有问题的。”


被看得很不自在,藤丸立香手指掐着吸管,牙齿也咬紧了吸管。


“……你腿露在外面,不冷吗?”


“?吉尔,现在虽然不是夏天,但是温度已经有夏天那么高了哦!!”藤丸立香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说吉尔不喜欢这条裙子?”


“胡说!这条裙子很合适……咳咳,不是这个问题。”


吉尔伽美什看着藤丸立香露在外面的腿,并不是流氓意淫的视线,而是像在看一篇难懂的文章,不能理解,却仍然想要理解。


“如果是,我说,如果是在冬天,你这样穿,会冷吗?”


藤丸立香心想她可是穿着极地超短裙在永久冻土上拔空想树的jk,在被冰封的人理里裁剪异闻带的救世主,冬天穿短裙真是大巫见小巫了。


“应该是不会冷的,原因……非要这么说的话,大概是习惯了,我的双腿,我的身体都已经习惯了。”


藤丸立香选择了保守一点的说法,然后她看见吉尔伽美什眼里流露出了自责与惶恐,只是一瞬间的划过,但却直直地击中她。





【7】


“完全没有想到你选的电影是冒险电影,而且还是……包场。”


藤丸立香嚼着爆米花,发出感慨——真是罪恶的资本家。


“我的钱可是永远也用不完的!既然挣钱已经到达了极限,没有任何乐趣可言,那么现在就是花钱的时候了!”


吉尔伽美什把3D眼睛架在头顶,一副成功谈完一笔518万生意的得意模样。


“我以为你会选那部最近特别火的恐怖片呢。”


“约会一定要看恐怖片?你以为我会落入这种俗套的设定吗!!”


这位总裁真的是有在进步,明明人设什么的全部可以和霸道总裁小说重合,但是剧情和发展就是完完全全的魔改。


不想吐槽“恶毒女二”(伊士塔尔)“绿茶女三”(埃列什基伽勒)纷纷对自己死缠烂打,也不想吐槽“渣男男二”(梅林)居然是自己的老师兼挚友,藤丸立香终于是叹了口气。


她对电影什么的兴趣不大,已经做好了中途睡着的准备,可随着电影剧情的推动,她没有丝毫困意,反而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会……难道因为这是我的梦……?”


电影屏幕上赫然是自己穿着极地礼装站在俄罗斯边境雪山上远眺暴风雪的场景,黑色的裙摆飘动,边缘拍打着修长的双腿。


“所以今天中午才……?等等,既然如此,你……”


“挺聪明的小姑娘,迦勒底的御主果然不是一般人。”吉尔伽美什很满意此时她的表情。


“!”藤丸立香嘴里的爆米花都要掉下来了,“你——”


“要问原因吗?愚蠢,这种事情看一眼就可以知道了!”吉尔伽美什大声说道。


“迦勒底的御主,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就连这个世界是你的梦境,我只是你梦中的一个NPC这种事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藤丸立香哑口无言。


“你的梦就要醒了。”吉尔伽美什抬头看开始消散的电影院,四周浮现出白色的点点光芒,他们被渐渐弥漫的雾气包围。


“该说不愧是王吗,果然你早就意识到了啊……”藤丸立香低头,没有去看他的眼睛,“非常抱歉,我梦中的吉尔伽美什王,我欺骗了你,仅仅是为了我一己私欲,我明白我不是你真正爱……”


“你是。”


“我——诶——??!”


“有些话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啊,都已经是最后了,真是个让我没办法的家伙,”面前穿着深蓝色西装衬衫的总裁吉尔伽美什逐渐和迦勒底那个魔术师贤王重合起来。


“立香,你是,你一直是,你永远是。”


他很温和地微笑。


“你的腿被极寒侵蚀,那个世界的我却没有保护好你,这是我的不称职。”


藤丸立香拼命眨眨眼睛才克制住自己的讶异——高傲自大的吉尔伽美什王在自责,责备着没有能够保护好爱人的自己。


“我不能够去想象,你被暴风雪包围,连声音也无法传递。”吉尔伽美什说。


“所以,所以在这里,你才会买那么多反季节的保暖衣物?”


“哼,差不多就是这样吧,只是心里翻涌的情感无法受到控制罢了。”他轻笑,去看将要盛满泪水的御主。


“当我醒来以后,你是不是会……”她咬咬牙,接着说下去,“……消失?”


“我肯定你的答案,你说的没有错,我只存在于你这一场梦境之中,当你醒来,我自然会消失。”


分离分离分离,她见惯了分离,受够了分离。


吉尔伽美什见她一言不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傻瓜,想什么呢,人生就是一场分离,不要为这次的分离而感伤,我们只是换一个身份换一个地方再次重逢罢了。”


“这里的我是总裁,你是我深爱的下属;那里的本王是乌鲁克贤王,你是本王深爱的救世主,”吉尔伽美什撩起藤丸立香耳边的橘发,在一切消散之前说道,“你一直是我的爱人,立香。”’


藤丸立香感受到强烈的吸引力,几乎要将她带离去那个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刻。


“哼,再见了,迦勒底的御主,在最后,再次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藤丸立香!我是藤丸立香!”


面前的少女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伴随着白色的光点飘散开,消失在他的面前,留他一个人在无尽的白色空间。


他对着一片虚无,缓缓说:“……藤丸立香……你的名字,有意义的,当然应当记住。”





【8】


“怎么?”玛丽皇后关心地问,“是红茶不和口味吗?需要换成咖啡?”


藤丸立香连连摆手,“不不不,不用啦,红茶味道很好,只是——”


吉尔伽美什挑眉看向藤丸立香。


“为什么王也会来喝我们女孩子的下午茶啦!!”


她话没说完,剩下半句“你不是应该和梅老师一起加班的吗”被她咽回肚子里。


“难道本王不可以?”


“当然可以的啦!只是担心王会不喜欢,”藤丸立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王能够多陪陪我,我可是高兴还来不及呢!”


玛丽皇后微微笑,向旁边的卫宫说笑着去要几块布丁,于是桌旁只剩下他们了。


“迦勒底最近的事情比较多,才正式处理完异闻带的事情,重建迦勒底就耗费了许多时间,然后要应对魔术协会等等的质询,”藤丸立香露出奇怪的表情,让他觉得非常好笑,“还不明白吗?立香。”


“抱歉……?”


是在批评自己作为御主的不称职吗,大家都非常忙,只有自己在偷懒,三天两头跑去和披着所罗门皮的医生聊天,还公开调侃盖提亚,现在还肆无忌惮地在梦中撒野,甚至去喝下午茶。


藤丸立香想了想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不像话了,她点点头,表示接受批评。


“不,本王不是要批评你,你身体上,魔术回路上以及精神上的损伤还没有完全恢复,这是你作为救世主理应得到最基础的回报。”


吉尔伽美什看着藤丸立香像企鹅一样呆呆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弯起嘴角,“真是个不解风情的笨蛋,本王的意思是——从人理烧却开始,到人理冰封,再到如今回归迦勒底……”


他眼睛里盛满了光芒,流淌着神血的贤王握住少女的手。


“所有的离别终究成为了重逢,本王很高兴作为英灵的生命里能够有你。”


“这是所有吉尔伽美什都认定的王法定理哦!”


脸红心跳的藤丸立香没法挣脱开吉尔伽美什的手,她只好垂下眼睛,大声吐槽:“这是霸道总裁王!!”


“哼哈哈哈,”他非常愉悦的声音,“就算本王是霸道总裁也会陪你走到最后的哈哈哈哈。”


所以,他们当然不会注意到,躲在一旁双手拿着布丁的卫宫和玛丽皇后在对视之后,同时露出了温柔祝愿的微笑。


FIN





贤王:(开始思考在普通人中工作的事情)


伊士塔尔:总裁,绝对是总裁。


埃列什基伽勒:总裁!


恩奇都:总裁确实非常符合吉尔哦。


梅林:(指了指藤丸立香)


咕哒子:(翻找出自己以前看到●●小说)来,王,照着这个上面学习就可以了!


贤王:(翻页)……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感谢FGO送的生日礼物!!!

疯狂赞美

Happy birthday to me!!!

迟到的上海FES+fate cafe总结!

(虽说已经在QQ空间和推特上面发过了www)

去的是第一场8月30日的FES!

FES绝对吹爆!

进场就开始激动,可玩的东西太多了!作为玩家真的感受到了满满的厨力!

之后一边排队买场贩一边看现场活动,看大家抽卡真的比自己抽卡都要愉♂悦(不是)

特地去坐了旋转芙芙!哇呜,感觉真的超棒呢!!可爱到爆了!

下午去了fate ubw cafe!

找路居然异常顺利,一眼就看到了呆毛王!

点了好多吃的,作为闪厨果然少不了期待好久的闪闪泡芙!

甜丝丝的,冰凉凉的,配上底下有点咸的面包,呜呜太好吃了!

就像我迦闪闪一样www

FES抽杯垫中了小玉!想起来FGO里面换旅装我也换的是小玉和梅林

在cafe这边我第一次抽到了r姐,大狗和红a,然后花了三划令咒,重新抽到了伊莉雅和闪闪!

闪厨表示一本满足!

虽然超级累,累爆的累,但是真的太开心了!

以后有机会一定一定也不会错过的!

(/∇\*)

awsl,昨天终于在第五发十连里面出了斯卡蒂!!!

很想吐槽一下第四发十连卫宫居然和帕尔瓦蒂一起来!歪都能歪到一起吗??官方士樱,🔒了

福袋出的是三藏,梅林你等着,我一定一定——(吐血)

这样,如果我福袋出了梅老师,我就写十篇梅林咕哒,全he,保证甜甜蜜蜜幸福快乐!


(所以拜托梅老师来我迦吧!!)


我斯卡蒂没了(混乱)

为了三周年福袋可以出梅老师,在努力摸一篇梅林咕哒,拜托梅老师来我迦吧!(哭)


【all咕哒】当你给他们圣杯的时候

※all咕哒子

※绊十以上

※就是很想知道明明升级和再临都有语音!那么重要的圣杯再临居然没得语音!于是开了这个脑洞

※(从六月开始肝,居然咕到现在,我的咕力变强了)(bushi)

※ooc属于我

※OK→?




【贞德alter】

“我以为你会学乖一点,”黑贞德用一声短促的哼作为开头,大声嘲笑御主,“没想到你居然会想到要给我圣杯。”

藤丸立香抱着五个金灿灿的圣杯,一字排开在贞德alter面前。

“这可不是圣杯战争中的圣杯,只是用来突破等级上限增强能力。”藤丸立香像背魔术协会基本常识守则一样流利地回答。

贞德alter想起被召唤那天,她再三强调自己根本不愿意回应召唤,只是想练习学习很久的字体,才勉为其难地给了她所谓的契约书。

记不得那天的后续发展,只知道自己在一天之内直接再临到最终阶段,拖着长长飘飘的头发,御主像是完全不知道打种火和素材的辛苦,仓库里种火和素材被她一扫而空,就是在那个时候,藤丸立香和她提起了圣杯。

“可惜我手头上没有足够的圣杯,等我攒足了,一定会给贞德alter的。”

一样记不得那时自己的表情,但那时的心情一定和现在一样,不,可能现在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快速。

她将抱臂的动作撤下,背在身后的双手交叉,开始担心自己的心跳是否被御主所听见,就像她担心自己辛苦练习写御主名字的事被发现一样。

明明只是一个小姑娘,和几百年被复仇龙炎包裹的魔女怎么能相比?但贞德alter此刻确确实实感受到身体的滚烫。

圣杯在她的面前,微笑着的御主也在她的面前。

这一定不是喜悦。

贞德alter低着头,眼睛不敢再看向藤丸立香,她像一个小姑娘,对着稳重可靠的前辈一般的藤丸立香,小小声地说着:“感谢您,master,我……尽管我只有那漆黑的火焰,但我也一定会……一定会……”

别扭的复仇者说不下去了,因为藤丸立香紧紧抱住了她,橘色的头发与她灰白色的长发交融。

这一定不是喜悦,贞德alter这么想。

那是远远超出喜悦的存在。




【福尔摩斯】

所以说侦探真的是bug一般的存在。

藤丸立香瞅着自觉做好“喜提圣杯”的福尔摩斯,忍不住长长地叹气。

“Miss立香,叹气是不是因为我过早推断出你的意图,使得你给我的惊喜落空?”

有些自暴自弃地把藏在袋子里的圣杯一个个放在桌子上,藤丸立香回答:“是啊,福尔摩斯先生,现在没有惊喜了哦。”

“人心并不容易被推测,master的心思更是一个难题。”

听见福尔摩斯惯有的语调,内容却不是平时的信誓旦旦自信满满,而是带上了隐隐约约的迷惑与不自信。

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也会不自信吗?

“当然会,”福尔摩斯对着藤丸立香闭着眼睛笑,“不自信是人类非常重要的情绪之一。”

“你不自信可是很难想象,教授看到这样估计会大声说着斯巴拉西吧。”藤丸立香摊在桌子上。

每次准备的各种小心思总会被一眼看穿,上次情人节就是这样,特别准备的巧克力,自认为完美的计划,而那个狡猾的侦探早早看破她的想法,还给她来了一场恶作剧。

好在他还记得回礼——那本《血字的研究》已经被她翻的不下几十遍了。

“Miss立香,”福尔摩斯越过藤丸立香,不顾她焦急地阻止,直接伸手拿起了那本回礼,“你如此珍视我的回礼,让我非常感谢。”

“要知道为你挑选回礼的时候,我也是不自信的,我可时时刻刻担忧着你是否喜欢这份回礼。”

藤丸立香握着圣杯的手在发抖,她看着福尔摩斯弯腰去牵那被遗忘在桌子下的另一只手。

“情人节巧克力也好,圣杯也好,这些都不能够达到,因为,你的存在才是我唯一的惊喜。”




【玛修】

被藤丸立香拉着圣杯再临的时候玛修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嘴里还嚼着的苹果。

然后路过的工作人员就看见哭的断断续续的玛修,和手忙脚乱紧张慌乱的御主。

“呜哇啊,玛修?抱歉抱歉——我——”藤丸立香也慌得不得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包餐巾纸给玛修擦眼泪。

玛修双手捂着脸,深深低着头,泪水从指缝间滑落,伴随着小声的抽泣。

藤丸立香不敢说话了,她感觉自己也要哭了。

“前辈——”玛修捂着自己有些发红的鼻子,眼眶里还留着点点清澈的湖水。

藤丸立香赶紧递出去一张餐巾纸,她轻轻地擦拭着玛修的眼角。

“抱歉——玛修,是我自作主张,怪我——”

“不!不是这样的!”玛修赶紧说着,她反手握住藤丸立香的手腕,“前辈,我,我只是非常高兴——”

“非常非常非常高兴,高兴得想要流泪。”

玛修握着藤丸立香的手贴近自己的心脏,藤丸立香感受玛修作为人造人那颗鲜红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她有着最美好的情感与最善良单纯的愿望。

作为后辈的玛修一直信任着深爱着自己的前辈。

所以,当她对着藤丸立香说出那句话时,藤丸立香也忍不住自己夺眶而出的眼泪。

“非常感谢,master,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此刻的幸福与喜悦。”

“前辈,这一次我仍可以握住你的手吗?”

藤丸立香对上玛修明亮的眼睛,重重地点头。

“这一次换我来握住你的手。”




【吉尔伽美什(caster)】

毫无悬念,真的是毫无悬念。

贤王举起一个圣杯端详,他先是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继而大笑起来。

“本王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在乌鲁克本王赠予你的那个!”

藤丸立香被震惊到了,“所以王是怎么看出来的?”

“本王的东西怎么可能辨认不出来?”吉尔伽美什把圣杯放回藤丸立香手里,“好了,带本王去圣杯再临吧!”

“等一下啊王!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吗!”不自觉说出来真心话,藤丸立香心一横眼一闭,“比如感……谢感谢……什么的……”

怂了。

想象中贤王巨大的嘲笑声并没有传来,与其相反的是一声含有调侃意味的感叹词。

“哦?”

“呃唔唔唔,我,我的意思——”试图强行解释的藤丸立香在眯着眼睛嘴角上翘的王的面前败下阵来,她眼睛往旁边乱瞟,不敢正视吉尔伽美什。

“立香,”吉尔伽美什用着难得一见的严肃语气说着,使得藤丸立香不得不去看他的眼睛,但她却在他的眼睛里看见了毫不掩饰的笑意,“果然还是个小姑娘,想求夸奖求撒娇也是很正常的嘛。”

“我不是小孩子了……!”jk藤丸立香表示抗议。

吉尔伽美什放声大笑,他把藤丸立香的橘发揉成被猫玩过的毛线球一般乱糟糟,“你在本王面前,怎么不是一个小孩子了?”

忽然双脚离开了地面,一下子失去重心的藤丸立香条件反射地向前扑去,她紧紧抱住了吉尔伽美什的脖子。

“?!——放我下来呀!”

吉尔伽美什去蹭藤丸立香的脸,他就这么抱着她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本王可不会感谢你,但看在你还是个喜欢撒娇的小孩子的份上,本王就赏赐你吧!”

藤丸立香感受到吉尔伽美什身上的温度,她一时间忘记了挣扎。

“好好看着吧,master,本王向你许诺,日后的每一天,本王都会在你身边。”

“就算灵基遣返?”

“难道你觉得本王感受不到你的再次召唤吗?”

“就是说我可以一发呼符出贤王?”

吉尔伽美什大笑起来,他毫不犹豫地说:“果然是个傻瓜。”




【吉尔伽美什(archer)】

英雄王是藤丸立香打高难本的常驻打手,羁绊刷起来就像挂壁做成一样——简单粗暴。

“你这几天天天去哪了?”藤丸立香刚回到my room就受到了王的责问,“而且还是瞒着本王的。”

英雄王的脾气绝对称不上温和,有的时候甚至可以说是无理取闹,但只要抓住方法顺顺毛就可以非常愉快的相处。

“哼哼,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告诉你吧!”藤丸立香叉腰,“我给王准备了圣杯哦!”

她又补充:“闪闪发光的圣杯哦!”

与其说是圣杯闪闪发光,到不如说是藤丸立香的眼睛在闪闪发光吧。

“哼,”吉尔伽美什饶有兴趣地看着藤丸立香摆在桌子上的五个圣杯,“世间的财宝都为本王所有,圣杯也自然属于本王。”

真的是非常符合他的回答呢,藤丸立香把圣杯一把抱在怀里,“那事不宜迟,王,我们赶快去圣杯再临吧!”

吉尔伽美什没动。

藤丸立香歪歪头,“王?”

这是什么反应,不应该一边说着自己足够强大根本不需要圣杯,一边得意地发出巨大的哈哈哈的噪音吗?

现在这幅不高兴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意思是嫌圣杯太少了?

天草都没有嫌弃好吧!

“抱歉我错了!我应该多给王准备几个圣杯!给王的东西已经最好最多,您的圣杯应该从20个开始计算!”藤丸立香暗戳戳地看看吉尔伽美什的脸,声音逐渐小了下去,“那应该从50个开始……?”

“愚蠢!本王岂是在意这种无聊东西的存在!”

圣杯日常被嫌弃(bushi)

吉尔伽美什皱眉,示意藤丸立香把圣杯放下来。

虽然完全猜不到这位喜怒无常的王的心思,但这种时候还是老老实实地照做就好了。

把圣杯在桌子上放好,藤丸立香往英雄王那边走了几步。

“你难道是要本王走到你那里吗!”

等到藤丸立香在吉尔伽美什面前站定的时候,他忽然伸手握住了藤丸立香的手腕。

“……王?”

直到吉尔伽美什扯她袖子的时候,藤丸立香才开始小小挣扎。

“别动!”

深深浅浅的,大小不一的伤痕,比想象的还要多,像不懂事的孩子在白纸上用小刀随意划着,就连指甲也是凹凸不平的。

藤丸立香低着头,不敢看向他,这种时候,肯定是要严厉批评自己的弱小不自量力吧。

吉尔伽美什握着御主的手,他的视线掠过一道道伤痕,似乎这样就可以将她当时的疼痛消除。

他是应当批评她的,为了给自己所谓的惊喜,瞒着自己去修复特异点,在自己庇护下的少女可从未有过如此多的伤痕,但他想起藤丸立香抱着五个圣杯冲他笑的那副傻里傻气的样子,他什么苛刻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摩挲着御主的掌心,他只是这么说:“本王是你的从者,是你依靠所在,本王不允许为了这种无聊的事……”

“给王圣杯再临才不是无聊的事!”

“愚蠢!你怎么可能和这种事情相比!你可是本王……”

他止住了,因为他看见了藤丸立香泛红的眼眶,不用千里眼他也能知道藤丸立香下一秒会不敬地扑上来抱住自己。

不敬就不敬吧,抱就抱吧。

英雄王一边回抱住藤丸立香,一边放缓语速,补上后半句,“你可是本王独一无二的最珍贵的宝物啊,立香。”




【梅林】

“我知道你用千里眼提前看过预告了,所以我们别浪费时间,赶快去圣杯再临!”藤丸立香站在休息室,对着躺在床上发呆的梅林说道。

“诶诶诶!?”

被塞了五个圣杯,梅林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充盈的魔力让他一下子转不过弯来,然后他就被藤丸立香揪去喂了几百个种火,直接升到了满级。

梅林:我感觉我要从筋力b变成筋力ex了(不是)

“呼,完成了!”藤丸立香打量打量梅林,“原来圣杯再临不会换衣服啊。”

“立香要是想看我换衣服,可以等到夏日活动哦,我出灵衣了呢!”

“真的?!是越穿越多还是越脱越少?”

“这个嘛,你看看那边的吉尔伽美什王(caster)的夏日灵衣大概也就知道我是什么样了吧!”

“噫,你们怎么都是裹得严严实实……”

平时话比莎士比亚还要多的梅林,此时此刻却忽然闭口不言,只是用那双紫水晶一般的美丽双眼注视着藤丸立香。

“别这么看我,这么看也没法再给你5个圣杯的。”

“my lord也太不懂人心了吧!”梅林眨眨眼睛,叹气,“比阿尔托莉雅还要哦。”

“哼哼,小心我去找阿尔托莉雅告状哦!每个都告一遍!”藤丸立香说着,揪了揪梅林垂下的虹发,“而且被不懂人心的你这么说,我可太没面子啦!”

“不懂人心吗……?”梅林重复着藤丸立香的话。

“难道不是吗?虽然理解人类的情感,但是无法感同身受,这就是梦魔……”

“停停停,master,可以了。”梅林摆出了无奈的表情。

虹发的梦魔看着御主一脸揶揄的笑容,便知道她在想什么了。

说是调侃揶揄,倒不如说这是何其自信的微笑。

自信到相信一个不懂得感情,没有人心的人渣魔术师,会真心道感谢,会产生想要触碰她和她在一起的最为简单直接的想法,会幻想和她长久在一起的愿望,并不断去实现这个愿望。

梅林嘴角上翘,他对上藤丸立香盛满笑意的眼睛,然后轻轻地说道:“立香,谢谢你。”

不仅仅是感谢那五个圣杯,也不是这么长久的陪伴信任,而是更多的,现在的他所无法说清道明的。

但时间还有很多,梅林这么想,未来的路他绝不会缺席。

于是他露出比藤丸立香还要自信的势在必得的笑容。


————————————

原来想加罗曼和盖提亚的!

但咕咕咕了,后续会加上的!(咕咕咕)

以及,求扩列(⑉꒦ິ^꒦ິ⑉)

(QQ:1241364405)